环宇之间竞风流/何培华博士

业务领域:中国当代涉外律师

所在地区: 广东省 广州市

所在机构: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

环宇之间竞风流

——访著名涉外律师、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何培华博士




何培华 博士

何培华博士,男,广东徐闻人。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硕士、博士,《民商法律评论》执行主编,广东省律师协会第七、八届WTO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立法顾问,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中山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兼职导师,暨南大学兼职法律硕士研究生导师,厦门大学陈安国际法发展基金讲座教授、国际经济法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一级律师。

《中国当代优秀律师》记者提问:感谢何博士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您的专业背景?
何培华博士:我1985年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第二学士班,主修法律。1987年毕业后又考入该校研究生院,攻读民法学硕士学位,师从我国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老师,1989年毕业获得民商法硕士学位。2000年8月至2001年12月期间,我赴美深造,在哥伦比亚大学作访问学者,主要从事国际商法、国际贸易法、外资并购等方面的法律制度研究。2001年7月至2002年8月,我在美国Davis加州大学法学院攻读国际商法硕士学位,可是没等到完成学位我就回国了,这不能不算是一个遗憾。2002年我回国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攻读民商法学博士学位,仍然师从江平教授。2005年毕业,通过了博士论文《外资并购法律问题研究》的答辩,获得了民商法学博士学位。

《中国当代优秀律师》记者提问:何博士您有如此丰富的学术背景,那您又是如何走上涉外律师这条职业道路的呢?
何培华博士:我曾经当过三年知青,1978年9月,恢复高考后考上了湛江师范学院英语系,毕业后当了四年中学老师。这些经历都为我以后从事涉外法律工作打下了坚实的语言基础。1989年研究生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广东省分会,主要从事国际仲裁代理等方面的工作。两年后,又调到广东省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从事涉外法律工作,历任副科长、科长及副处长。这些工作经历让我对这个领域的法律工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93年,在广东省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的支持下,成立了广东环宇商务律师事务所,任主任和首席合伙人至今。2000年,律所正式更名为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并与省外经贸厅正式“脱钩”,我也辞去了公务员的职务,专心于律师工作。在政府机构和律师事务所的20多年工作经历,给我提供了大量的机会接触有关国际贸易、外资的法律实务,同时也让我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经验。

《中国当代优秀律师》记者提问:谢谢您的介绍,我们知道您在涉外法律服务这个领域有着非常丰富的实务经验,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办理过的典型案件?

何培华博士:我1988就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在我二十多年的律师职业生涯中,办理了许多有影响的涉外案件,涉及到民商事法、公司法、破产法、外商投资法、国际贸易法、海商法、房地产法、金融证券法、银行法、知识产权法、反倾销与反补贴、资产重组并购、国际经贸仲裁和涉外诉讼等业务领域。其中影响巨大的、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涉外案件,主要有这么几件:

首先是1993年我代理的香港昆利发展有限公司与湛江海关的行政处罚纠纷诉讼案。在90年代初期,“民告官”的案子非常少见,也很敏感,这在当时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该案件还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典型案例。

接下来是1997年的美国公民诉中国政府及广东省土产进出口集团公司“中国马牌”烟花爆炸索赔案。案件的起因是 1993年几名美国人在装卸烟花时,由于操作不当,部分烟花突然爆炸,造成两死两伤的事故。为此,上述美国人或其遗产代表人向联邦法院起诉中国政府和我国某企业,要求损害赔偿高达5000万美元(合人民币4亿元)。这个案件事关中国政府的主权和尊严,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我受外经贸部的委托,与美国律师联手合作,以扎实的证据据理力争,最终美国联邦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这个案子的胜利为中国政府挽回4亿元的损失。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美国侨报等数十家海内外传媒都加以报道。我还为这个案件专门写了题为《历史“重演”,结局迥异:“中国马牌”烟花在美国爆炸伤害案述评》的论文,发表在2000年的《国际经济法论丛》上。

第三个案件是1998年广东省机械进出口集团公司与美国HSQ公司计算机设备买卖合同争议仲裁案。当时担任这个国际仲裁案件的仲裁员是著名的中国法研究权威、哈佛大学法学院原副院长柯恩教授(Jerome A.Cohen)。这个案子无论是从复杂性、疑难性、专业性上都是普通案子无法比拟的,单是全英文的案卷资料就多达十二箱,一次开庭时间就长达一个星期,这对一个律师的心理、身体、专业素质都提出了巨大的挑战。最终,我方取得了这个案件的胜利,获得了一千多万美元的损失赔偿。我也由此与柯恩教授成为了好朋友,后来他还邀请我去由他担任亚美法研究所主任的纽约大学作了一次讲座。

第四个我要介绍的案件是2004年广东三星汽车股份公司重组案。该次重组涉及资产金额高达100亿元,由于我在涉外公司并购、重组、涉外债权处置以及境内外公司合作、信托等非诉讼新型案件拥有丰富经验,我被邀请担任这次重组的法律顾问。我与我的律师团队通过分析、设计了重组方案,有效地剥离了三星汽车股份公司的部分资产,成功地保留了有价值的无形资产,仅汽车销售许可证一项,其价值就高达八点多亿元人民币。

还有一个案件是2004年的湛江国联水产输美对虾遭美国反倾销调查案。在湛江国联水产输美对虾遭遇美国反倾销调查正式立案前,我一直为湛江国联水产担任法律顾问,为该公司应对反倾销提供了大量积极、具建设性的法律意见。因此,在同时被诉的大部分中国企业都被判承担127%重关税的时候,湛江国联水产在终审完全胜诉,成功地获得了0关税的有利裁决。经此一役,湛江国联水产迅猛发展,成为了该行业中的龙头企业。

最后就是广东生益科技公司遭美国337调查案。 2008年,全美排名第三的覆铜板行业制造商埃索拉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请了337调查,指控广东生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侵犯其知识产权。众所周知,中国企业一旦被提起美国337调查,胜诉的机会微乎其微,国内目前胜诉的案例屈指可数。但在这个案子中,我与美国知名律所Steptoe & Johnson LLP的律师们紧密合作,力挽狂澜,最终使美国原告方撤诉,取得了中国企业应对美国337调查史上从未有过的胜利。

《中国当代优秀律师》记者提问:何博士您在涉外法律服务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就,那么您能否谈谈成为一个成功的涉外律师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和素质?

何培华博士:首先我认为,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涉外律师,跟做人一样,要有良知和信仰,要遵守律师职业操守和道德底线,否则与一般的讼棍无异。其次是要有诚信。在物欲横流的现今社会,诚信问题关系到我们律师行业的社会公信力和声誉,也关系到我们律师事业的兴衰成败。律师所有业务都来自于当事人的信任和托付。长远来讲,一个律师的社会地位和威望、案源和创收,最终取决于当事人对他的评价和判断,如果一个律师不讲诚信,那么对他的事业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再次是要敬业乐业,一个律师最大的本钱就是对自己事业的忠诚、敬业和对执业伦理的信守不渝。就我的观察,与西方律师相比,中国律师在这点上做得还很不够。敬业就要做到认真负责,想当事人所想,全心全意地为当事人提供最优质的法律服务。第四点是要具备相当的法律基础。只有当你的法律基础够扎实,当事人才会放心地把委托事项交给你去办。一个成功的涉外律师要做到既“精”又“博”。“精”是指要精通涉外法律领域,“博”是指对其他领域的法律部门也要有所研究。除此以外,法律服务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作为律师对心理学、逻辑学、历史、经济、会计、金融等领域的知识也要有所涉猎。最后是语言基础要过硬,涉外律师最好能掌握一到两门的外语,所以我建议年轻律师应重视听、说、读、写等方面的训练,打下扎实、良好的语言基础。我所大部分律师都有涉外背景,有的毕业于国外知名学府,语言和业务基础都很扎实。

《中国当代优秀律师》记者提问:何博士您工作这么繁忙,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是怎样保持工作事业和家庭生活之间的平衡?

何培华博士:我非常重视家庭生活,我认为一个人的成功不取决于物质财富的积累,而是取决于我们的家庭是否幸福。平时无论多忙,我都会坚持挤出时间与家人在一起。我的妻子曾在一间学校教书,后来为了更好地照顾家人,她辞去了老师的工作,当起了全职太太。她是一位好太太、好妈妈,我一直都很感谢她为我、为整个家庭做出的牺牲。我的儿子曾赴英国读书,后在美国fordham university法学院攻读LLM,今年6月已经毕业。他和我一样,也选择了法律作为他的职业志向。他将来有可能在美国当执业律师。对我来说,做律师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但做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同样重要。一个好父亲不仅是家庭的经济和精神支柱,更是孩子成长的人生楷模。当孩子们长大成人,他们也将会是社会和家庭的好榜样。

《中国当代优秀律师》记者提问:除了工作以外,能否和我们谈谈您的兴趣爱好?
何培华博士:要是工作之余有闲暇,我会选择去游游泳,但是我最大乐趣仍然是读书。我从小就酷爱读书,喜欢以书为伴,与书为友。但是读书应该多而不杂,多而不乱,我喜欢读哲学、历史、文学方面的作品。最近我正在读胡适、尼采、叔本华的作品。对于我来说,闲暇之余,打开书本,细细品味大师们的哲理和风采,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我可以把公私烦恼完全抛在脑后,有书相伴,如握精神利器。它会切割掉生活的喧嚣和浮躁,让我独享一片洁净的精神领地。此外,律师不仅要精通法律,更需要智慧和胆识。而这恰恰是成功律师和一般律师的区别之所在,多读大师们的作品,对做好律师的工作也是有很好的启迪作用。

《中国当代优秀律师》记者提问:既然您办理过了这么多的成功案件,那么您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对律师这一职业的感受和期望?

何培华博士:除了做好律师的本职工作外,我还担任了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立法顾问、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律师协会第七、第八届WTO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厦门大学国际经济法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和讲座教授、中山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导师、暨南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导师、《民商法律评论》执行主编、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调解中心调解员、广东省法学会理事、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惠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第十六届亚运会组委会律师顾问团成员、广东省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第一批入库法律专家。2010年,我还荣幸地获得中国律政2010年度国际贸易精英律师奖。同时,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连续三年被权威法律杂志The Asia Pacific Legal 500评为亚太地区法律服务企业500强之一。这些荣誉都是我和我的同仁们共同努力的成果。

现今律师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北京、上海的大律所纷纷抢滩广州、开设分所。对此,我和我的同仁们一贯秉持的宗旨是:以涉外法律业务为特色,在专业化的前提下追求做大做强。我们希望,能在今后继续保持我所的特色,在当今激烈的竞争中继续保持一席之地,为当事人继续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

何培华博士应邀为《中国当代优秀律师》出版题写贺词